任爸活到老骑到老 银髮族单车壮游保青春

任爸活到老骑到老 银髮族单车壮游保青春 六十四岁任爸运动不懈 单车上路常保青春

入秋早晨微凉,被风雨扫过的台北还瀰漫着浓郁溼气,一路乘车摇晃至天母运动公园,思绪仍留在惺忪睡意里,任爸却已準备妥当在入口等候。「嘿!早啊!」挺拔身材配上简单的吊嘎(无袖背心)和短裤,任爸伫立在单车旁看来飘撇又青春,当他露出一口大白牙爽声道早安,使大伙立刻睡意全消,精神为之一振。

「我每天都维持十一点睡,早上六点起床。古人说『子时气血行胆,丑时气血行肝』嘛!早睡早起才能把身体的毒素排掉。」退休后更致力运动的任爸,每日清晨不是骑上单车,就是挥竿打起高尔夫,下午没通告便勤跑健身房,傍晚再跳上自行车来趟黄昏之旅;一天「三阶段」式运动,让他至今六十四岁,还能保持硬朗身体和一颗年轻的心。「特别是骑脚踏车,悠闲的运动步调更让人身心舒畅。」语毕,任爸随即踩上踏板踅了一圈回来,身手果然矫健。

运动有助乐活,车上风景大不同

任爸活到老骑到老 银髮族单车壮游保青春

任爸在四十二岁那年带女儿外出用餐,停车时与一位年轻小伙子发生口角,对方一句「要不是看你年纪大,早就揍你了!」让不服气的他自此走上健身之途。从合气道到

高尔夫,任爸对运动涉猎广泛,连看电视也能把握时间抬腿伸展,而自十年前迷上单车至今,他也从脚踏车上看见不一样的生命风景。

「以前工作天天为了生活忙碌,在拥挤的人群中很难有心思注意周遭环境变化。现在骑上单车就不一样了,它让我更能留心身旁景物。」五十五岁退休的任爸也曾经历一段「迷惘期」,怕收入锐减、怕生活无趣,许多「害怕」挤压限缩了原有的自信,「走出门就对了,努力让日子过得忙碌充实,『运动』就是有助健康、丰富生活的好方法。」

「想开了」的任爸骑上脚踏车,走访碧潭欣赏湖畔风光,或花一个半小时从天母骑到淡水,在愈晚愈浪漫的港边来点啤酒和小吃,生命故事彷彿身旁掠过的景色,或明或暗沉澱于心,而人一辈子更如同车轮下的道路起伏,上坡下坡都是自然的定律。「尤其这几年自行车道开通,骑车非常方便,黄昏时骑去淡水,沿途经过外双溪,那整段路的风景可美了!看出去是夕阳洒在河流之上,耳边是倦鸟归巢的鸣叫,让人也跟着放鬆起来。」

之所以会选在清晨与黄昏骑车,任爸坦言主要是为了避开人潮:「平常假日午后大伙会携家带眷,车道拥挤不堪,很多小朋友的技术又不大稳定,有次我经过一位孩子身旁,他竟不小心吓着摔了下来,让我非常愧疚。」因此任爸建议,想骑车的人可避开尖峰时段,善用清晨与黄昏时间,更能徜徉单车乐趣。

简清泉用单车壮游 运动永远不嫌晚

任爸活到老骑到老 银髮族单车壮游保青春

简清泉,退求前为生活充实而忙碌的台干,六十六岁那年退休后,虽然也有一小段时间的退休「失落期」,但是原本就擅长「管理」的简清泉,很快地把这优点发挥在自己生活的规划上,透过各种活动的参与,而且维持正常作息,退休才不过两年的他,过得跟上班时一样规律而忙碌。

「我就是把握生活里的几个方向:一个是去扬生慈善基金会担任志工,这是以前当主管时就鼓励员工利用假日,去育幼院、医院当志工服务人群,退休后当然也要身体力行;第二是去上课,我去扬生六○馆参加自癒力提升活动,还去学书法、画画,维持自我成长;再来是运动,这是我年轻时就开始做的,以后的年轻人负担重,我们要靠自己,健康活到老。」

父亲病痛十二年,他以此为戒

「可能我父亲是因为年轻时抽菸的关係,导致肺部严重纤维化,人生的最后十二年都躺在床上。」那时简清泉在中国工作,所以父亲的照顾工作主要由弟妹们承担。还好父亲在世的最后五年,他被调回了台湾,因此可以在病榻前尽孝。他也在这个过程中观察家中若有人倒下,家人必须要耗费时间与精力看护,以前的人孩子生得多,兄弟姐妹间尚可以分摊,但现在大家大多只生一、两个,假若父母长期卧床,其所衍生的照护问题,将成为未来年轻人难以承受之重。

因此,简清泉觉悟到:「健康要靠自己顾好,不能寄望未来孩子的照顾。」不只运动,简清泉也很注意饮食,三餐吃得清淡、不沾酱,肉类只吃鱼与少部分的鸡肉,多吃蔬菜、水果,完全不喝饮料。运动、饮食、作息多管齐下,使得健康检查中他的身体状况比实际年龄年轻,只有五十九岁!

御风老少年,美国单车梦

任爸活到老骑到老 银髮族单车壮游保青春

前阵子,简清泉参加了「中华单车文化协会」、「单车环球壮游联盟」,这个一半由退休人士组成,最高龄七十六岁,最年轻的十一岁,当中还有一位抗癌斗士的队友,他们完成跨骑美国东、西岸的壮举。

最初,简清泉也没料想骑车需要跟团,当时他是看到拥有好山好水的宜兰有这幺多自行车道,觉得没骑上路很可惜,于是就自己买了一辆越野车,沿着兰阳溪,骑到梅花湖,再到冬山河源头,绕了一圈回家,总长度约四十公里。这趟自行车骑乘,简清泉因为平常有运动习惯,不费力地完成了初体验;有一次偶然间听到堂弟分享欧洲骑车的美好经验才真正燃起他的兴趣。

为了储备长程骑车的体力与经验,简清泉将环岛作为事前的体能準备,九天的过程中也体验到「铁屁股」的滋味,他还记得到南迴公路的寿卡,连续二十公里的上坡路段,让他一度想放弃,大概是出国边骑边玩的诱因太大,忍一下,环岛九天的目标也如期达阵。

「骑车也需要做功课,例如骑久了会屁股痛,代表坐垫的高低、把手的位置没有调整好。」勤于学习的简清泉不仅询问同团里的资深骑士,自己也会上网、看书,多方面补充骑车的知识。

传神车队用双脚实现「老不休的骑蹟」

任爸活到老骑到老 银髮族单车壮游保青春

四月初的温哥华,仍旧春寒料峭,海风拂来,让人直打哆嗦。高龄九十的康孟麟穿着单薄车衣,一脚跨上协力车,双手紧抓着握把,前座车友随即说道:「举起你的左手,握紧你的拳头,出发!」车子长扬出去。

康孟麟两年前因青光眼手术未能成功,一眼已全盲,另一眼则只见光影,但依然跟着「传神老不休」自行车队远赴加拿大,从温哥华开始一路向南,穿过美国西雅图、波特兰等城,最后抵达旧金山,完成二十二天两千公里的壮举。

这场波澜壮阔的「万岁千里骑」,共有四十二位平均七十岁的爷爷奶奶参与,彼此照料、互相打气。九十三岁的蒋烈也参与了这趟美加行程,他身上罹患多种慢性病,包含心肌梗塞、肾结石、心律不整、鼻咽炎、肺气肿及帕金森氏症等,蒋奶奶还戏称这位老伴,「什幺科都看过了,就只有妇产科没看过!」儘管如此,她依然鼓励先生踏上追梦之路。

旅途看似艰难,但类似的长征对他们来说早已家常便饭。从二○○七年开始,车队就已环台三次、从上海骑到北京、由新加坡骑向吉隆坡等,累积里程数高达八千公里。一行人浩浩蕩蕩踩着踏板,不为别的,就只为了传递一个信念:老人不是包袱,而是社会的祝福!

开车太快、走路太慢,单车刚刚好
任爸活到老骑到老 银髮族单车壮游保青春

「我从过去十几年从事居家照顾的经验感觉到,多数可以自理生活起居的长辈,不太需要特别对待,他们只需要尊严与自信。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可以帮助长辈们找到新舞台,那他们将能从care taker(接受照顾者)变成care giver(付出照顾者),为这个社会带来更多幸福。」传神居家照顾协会执行长李志伟说道。

社团法人台湾传神居家照顾协会(以下简称传神)成立已有十五年,多年前从节目製作单位转型为非营利组织后,便积极推广「老老介护」的理念,即一方面激发健康长者的生活乐趣,一面透过这些乐龄志工关怀独居、失智、失能的长者。

曾在媒体工作过十多年的李志伟,十分关怀老人议题,走访新加坡传神的分会后,发现新加坡银髮族的生活比起台湾环境优渥不少,「那边福利非常完善,完善到长辈几乎不用出远门,就能从社区里能得到充分的资源。」儘管如此,李志伟却渐渐发觉这样的福利政策让老人变得十分被动,除非必要,不然很少出外活动。

有鑒于此,李志伟回到台湾后决意反转这个现象,他仔细思量:「有没有什幺方法,让长辈走出户外享受美景,不会感到太快,也不会觉得太慢?」而那个方法,就是单车。

不过康孟麟当初加入传神时,却不是为了单车而来,「很久以前我去教堂听一场演唱会,结束后,有人跟我说传神协会有免费教唱老歌的课程,我一听马上报名。那时车队已经成立一年了,我在那里一边做义工、一边唱老歌、一边看大家骑车骑得兴高采烈,结果不知不觉的,自己也骑起来了!」

另一位车队成员卓美蓉也是误打误撞,最早她忙于工作与家庭,根本没有想过培养休闲兴趣。五十五岁退休后,一位在传神工作的邻居问她要不要到传神当志工?卓美蓉回想起自己的妈妈、婆婆晚年时退化速度相当快,其中一个原因便是筋骨活动少,于是她马上投入传神担任志工,随即成为车队的固定班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