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

【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好野人在乌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战

翘课旅行一个月后回到乌布,原本预测一定会爆的阿贡火山没爆;原本应该进入旱季的蓝天白云大太阳被漫天乌云给遮得不见蹤影,绵绵细雨下呀下呀,不停地下,温度凉凉的、空气湿湿的、情绪懒懒的,啊,我爱下雨天!爱下雨的何止我一人?丽芳每每在下雨天感慨:“小时候住在Kampung时,最大的乐趣就是下雨天看雨,雨打在铁皮屋顶上哗啦哗啦的巨响是最能安抚人心的美妙音乐……后来长大了,也不知道是因为搬到没有铁皮的政府组屋,还是没时间没闲情了,好久没看雨听雨欣赏雨了……”我连连点头表示“姐姐,您说的,我懂!我懂!”然后,一起安静地瘫在懒人椅中,望向屋外淅沥沥的银丝,来呀!泡杯热呼呼的黑咖啡来,乌布的雨日子,太美了!

哥俩偶尔会在下大雨的白天把衣服脱光地在院子里淋雨、踢球、滚泥巴,但,连续下了好几个星期雨的晚上,全身满满电力无处发洩的晚上,两个屁孩除了吵架、闹事、打架,还能干嘛?对不起,容我更正,还有一个隔壁家的安杰罗,全身充满精力的三个屁孩,是要怎样(让爸妈耳根清静地)度过一个又一个冷冷的乌布雨夜?

锵锵锵锵!来场“世界大战”绝对是个好主意!上一趟旅程,卡萝大姐从法国带回了桌游“世界大战”,她说:“我这次买到的可是最原始的版本哦,你看你看,连地图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地图……这是我玩过最好玩、最有趣的桌游,只要一开玩就停不下来,没分出胜负前,谁都不准离开,吃喝拉撒可以随便,但睡醒一定要马上开始继续大战个三天三夜也不厌倦的‘桌游第一名’!”我的脑袋擅长直觉与放空,对于需要动员理性脑袋的战略、谋划、尔虞我诈一点儿“法度”也没有,幸好热情的卡萝大姐一开始就豪迈地许诺:“放心,交给我,一定要把他们教会,一旦他们学会了……哼哼哼!就太酷了啊!!!”

妈妈!你干嘛不去画画?

既然卡萝大姐把“让三个屁孩有点事儿做”的重要任务包揽下来了,我自然可以安安静静地坐在餐桌边欣赏乌布雨夜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只听安杰罗高声嚷嚷:“现在轮到我,我要攻打好野弟,因为他刚才攻打我!”卡萝大姐听了,不屑地教训道:“这时候不要私人恩怨好不好,可不可以有点儿世界观啊!”好野哥因为年纪比较大,卡萝大姐所教的游戏技巧比较快上手,一心想着要赢的他贼头贼脑地暗自盘算如何唬弄两个弟弟的法门,卡萝大姐把一切看在眼里,提醒他:“你为了赢,就趁弟弟们不注意时偷吃步,看到他们卡住了也不提醒他们,这样下去,游戏是不!会!长!久!的!你看,就你一个人赢,就你一个人会,两个弟弟都没办法从你身上学会赢的方法,没办法变得更厉害,你都没给他们机会尝尝当赢家的滋味,接下来,他们就一定会觉得这游戏不好玩,他们就一定不会想要再跟你玩,没有人愿意一直当输家啦……你如果要他们以后都愿意陪你玩这个游戏,你就要把你会的都教给他们,他们厉害了,你才有机会更厉害啊!”

是谁说的?孩子的教育需要一整个村子的参与,我们现在只是两个家庭合在一起,教育的威力就如此巨大……我还想把思绪继续扩展下去呢,但被训了一顿,有点儿讪讪的好野哥一肚子的不爽需要有个出口:“妈妈!你干嘛没事坐在我旁边发呆?你干嘛不去画画?”

啊,是是是!小爷,对不起,你娘我这会儿马上就拣起画笔,滚一边画画去呵!

关键字: 好野人在乌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