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说书人】让观众记得画面也记得故事


黎仕祺在舞台上布置了很多空白的相框,来表达失智者逝去的记忆。

第 29 届金曲奖颁奖典礼那夜,地板阶梯层叠升起金字塔状的舞台,一片片彩色光屏错落垂降,依随曲目的情感流转变换色块与符号;呼应着「 未来ing 」的主题,黎仕祺运用量体的透视锐角构筑出具有「 速度感 」的舞台。他在解构文本的过程中创造画面,在场面调度时扮演预见困难的角色,对他来说,「 好的舞台设计要与表演融合,让观众记得画面也记得故事。」

​剧场的场面调度最是考验

【华山说书人】让观众记得画面也记得故事
对黎仕祺来说,众人倾力成就完美演出的力量最是迷人。

黎仕祺从剧场出身,因缘际会跨足演唱会和颁奖典礼,曾为果陀剧场《 淡水小镇 》、全民大剧团《 当岳母刺字时…媳妇是不赞成的 !》等名剧操刀,亦为歌手张惠妹、江蕙和安溥等多位巨星御用的舞台设计。作为「 情感共鸣 」的推手,从「 文本 」出发,剧场故事、演唱会曲目排序、颁奖典礼的奖项及表演穿插,三者皆在引起观众共鸣。虽然,剧场的文本相对明确,场面调度却最是考验。
【华山说书人】让观众记得画面也记得故事
【华山说书人】让观众记得画面也记得故事
【华山说书人】让观众记得画面也记得故事
对应「 镜 」、「 花 」、「 水 」、「 月 」的曲目安排,即是演唱会的故事文本。

黎仕祺回想起与表演工作坊合作《 外公的咖啡时光 》的经过,当时文本里写着失智的外公和孙子从客厅出门,分别前往咖啡厅和学校的排练场,主景客厅要净空成排练场需要较长的转场时间,「 我弄了半圆形的窗框,框的中央是客厅的景,半圆之外的空间,我与导演讨论建议把原来的排练场改为操场、咖啡厅换成行动咖啡车……。」听黎仕祺讲空间置换像在解题。他说到当导演的逻辑较为写实时,他必须指出转场耗时和物件取捨等可能遭遇的难题。
日常生活是设计的根

他能理解文本写作的当下,往往只单纯设想着「 从这里到那里,发展出什幺情绪 」的路径,而文本写作和舞台设计同样以自己的生活经验作为支撑,放诸各样舞台皆是,比方歌手萧敬腾在金曲奖颁奖典礼开场时所演唱的〈 台北下的雨 〉,歌词描绘的「 北投清晨 」、「 淡水黄昏 」就是词曲创作者郑兴的生命经验,而影像设计所描绘的则是他所观察到的不同的雨的状态。

【华山说书人】让观众记得画面也记得故事
黎仕祺使用对比强烈的几何色块,来表现音乐前进未来的「 速度感 」,亦是来自他个人生命经验中对「 时间流动 」的一种诠释。

「 这样的观察每个人都有,只是关注的层面与程度不同。」黎仕祺便是个纤敏之人,天气舒服时,心情格外清朗,是因为光的温度或风的线条吗 ?他想着,在那阳光穿透树叶的树下抽根菸一定很棒,「 这个记忆点会成为我未来的设计点,也是普罗大众的心情。」他很清楚日常是设计的根,但他刻意使自己的生活单纯,他花时间追剧,剖析张力铺陈的脉络,理解时下流行的语彙和符号,即使他已拥有过人的实战经历,仍战战兢兢不敢鬆懈,「 作为没有退路的接案个体户,我每一次出手就是我下一次的面试。」
让戏剧场域回归「文本」本质

黎仕祺的谦逊中有几分无奈,他深知剧场製作的成本十分有限,台湾的娱乐产业也正在萎缩,舞台设计常因此需要因地制宜,「 我在构图一齣即将于乌梅剧院演出的音乐剧的舞台时,製作人便希望我能多画一些观众席。」他认为像乌梅剧院这样拥有空间弹性的非正规场地,反而可以有更为实验性的表演形式;而已然小众的剧场若是悲观地因大环境的资源匮乏而压缩作品的质量,存在感将愈见渺小,尤其在剧场空间的抉择上,应回归「 文本 」的本质,「让各样形式的表演百家争鸣,让大家看戏是很自在的状态。」
文|洪玉盈 图|黎仕祺

上一篇: 下一篇: